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八卦 > 正文

我的1997艾敬现状(我的1997歌曲艾敬现场版)

“1997快些到吧八佰伴究竟是什么样

1997快些到吧我就可以去hong kong

1997快些到吧让我站在红勘体育馆

1997快些到吧和他去看午夜场”

公元1997,注定是中国人熟悉,念念不忘的一年。

那一年,香港回归。

而早在五年之前的1992年,

有一个叫艾敬的姑娘,

就已经唱起了这首《我的1997》。

“我的1997”

很快变成了很多人喜欢的1997

面对面 | 艾敬

一个小女孩对香港的好奇

1990年,一个沈阳姑娘刚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准备留在北京,筹备自己的第一张原创专辑。当时的制作方是来自香港的独立制作公司大地唱片。

这张专辑的幕后团队几乎囊括了中国原创乐坛的全部精英,王迪、臧天朔、刘效松、三儿、王勇、何勇、陈劲、三宝等等。

1992年,《我的1997》在台湾首发,

短短两个星期售出十万张,在内地发行后,更是引起了轰动。

我的1997艾敬现状(我的1997歌曲艾敬现场版) 艾敬 现状 第1张

许戈辉:

根本没去过香港的时候,香港在你脑海里,到底是一个什么印象?

真的就像你歌词里写的那种,花花绿绿的那样的吗?

艾敬:

其实我那会,我没去香港以前,在广州工作过一年多的时间。

许戈辉:

应该算离香港特别近了。

艾敬:

非常近了,当地都是看香港的电视,很多有两个频道都能看。

许戈辉:

那时候你能听粤语吗?

艾敬:

我在广州半年就学会粤语了。

有一天就忽然就会了,

然后我觉得我对香港的向往,

还是在香港电影鼎盛时期的时候,

比如说午夜场,这种文化氛围,

还是我比较向往的,就跟内地非常不同。

许戈辉:

尤其是在那个年代。

艾敬:

对,香港电影院线非常鼎盛的时期。

电影特别多,我就觉得还有午夜场,

半夜去电影院好浪漫。

我的1997艾敬现状(我的1997歌曲艾敬现场版) 艾敬 现状 第2张

香港回归曾是整个民族的精神高地。

以至于当时回归的谈判完成后,

很多音乐人开始创作相关题材,家、国、天下,千秋伟业,宏大叙事。

音乐人金兆钧曾经开玩笑说,有关香港回归的歌基本上是两类,

“一类是我们的家长要把孩子领回来,

一类是兄弟姐妹要回家。”

但艾敬的视角却有些特别。

我的1997,只写了一个小女孩对香港的好奇,

八百伴的华服、油麻地的午夜场。

香港还没回归,除了豪情万丈,

内地人对香港的好奇被写成了一首好听的曲调。

我的音乐老师是我的爸爸

二十年来他一直呆在国家工厂

妈妈以前是唱评剧的

她总抱怨没赶上好的时光

少年时我曾因唱歌得过奖状啊

我那两个妹妹也想和我一样

我十七岁那年离开了家乡沈阳

因为感觉那里没有我的梦想

我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北京城

还进了著名的王昆领导下的东方

其实我最怀念艺校的那段时光

可是我的老师们并不这么想

凭着一副能唱歌的喉咙啊

生活过得不是那么紧张

我从北京唱到了上海滩

也从上海唱到曾经向往的南方

我留在广州的日子比较长

因为我的那个他在香港

(什么时候有了香港 香港人又是怎么样)

他可以来沈阳 我不能去香港

(香港 香港 那个香港)

(小候说应该出去闯一闯)

(香港 香港 怎样那么香)

(听说那是老崔的重要市场)

——《我的1997》歌词

我的1997艾敬现状(我的1997歌曲艾敬现场版) 艾敬 现状 第3张

过客的角色 感受的是最美好的那一面

第一眼的香港,既是艾敬眼花缭乱的现代都市,也是蜿蜒交错的曲街窄巷。

中西合璧的老建筑诉说着悲怆和苍凉;

威灵顿街上错杂林立的老铺新店,

隐约着王家卫和杜琪峰写下的都市影像;

连走过平平无奇的修顿球场,

都呢喃着张爱玲和黄谷柳的文字怀想。

我的1997艾敬现状(我的1997歌曲艾敬现场版) 艾敬 现状 第4张

艾敬:

实际上每一次,现在我去香港,

都把自己放在那个匆匆的过客的一个角度,

我不能在那长时间的停留。

而我每一次的路过,

都是感受它最美好的那一面。

许戈辉:

最美好的那一面都有什么?

艾敬:

比如说香港的美食。

许戈辉:

你最喜欢吃香港的什么?

艾敬:

九记牛腩,还有鱼蛋粉。

特别香,然后把那个鸡蛋做的,

生不生熟不熟的,真的特好吃,然后还有奶茶。

许戈辉:

而且奶茶他们告诉我的时候,

我先开始特别的惊讶,

他们说真的丝袜挤出来的。

艾敬:

没有穿过的丝袜。

但是这些,确实是觉得,

我每次去香港,我都想吃一轮,

就是刚才描述的这几个食物,

还有我香港的茶餐厅的文化。

刚开始我去在90年代初的时候,去茶餐厅我吓死了。

我就想几十个围,几十台,在一个那样的餐厅里面,

闹哄哄,大家嗡嗡,

各种声音在空中乱撞,你知道吗。

许戈辉:

真的是人声鼎沸,你这么一说的话,

倒让我也回想起来,我还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

就是我收工以后就特别饿,然后就去茶餐厅吃饭。

那茶餐厅就人满为患,

终于等到了一个位的时候,

就在那样一张小台子上,

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一个人,

就坐在一张台上,

一个男子就坐在你的对面,

然后两个人不说一句话,就在那闷头吃。

艾敬:

还能吃的很香。

许戈辉:

对,然后我就在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

两个人那么近距离的坐在一起,

当然想怎么也是哥们,朋友,或者是恋人什么的。

艾敬:

是。

许戈辉:

是两个素昧平生的人,然后各自吃着。

艾敬:

分享美食,和这个有限的空间。

所以香港给我的感觉,就是真的,

当你把自己放在过客的这个角色里面的时候,

你所有的,它给你的都是最美好的。

我的1997艾敬现状(我的1997歌曲艾敬现场版) 艾敬 现状 第5张

《我的1997和2007》

2007年,香港旅游发展局的人突然找到她,

希望她可以改编《我的1997》作为回归10周年的献礼。

那时候的艾敬已经定居纽约,一开始,她是拒绝的,

但后来对方的一段话给了她很大的动力。

“他们肯定了我,也让我感受到香港人敢于挑战经典,勇于创新的个性。”

我的1997艾敬现状(我的1997歌曲艾敬现场版) 艾敬 现状 第6张

艾敬:

我要跳到十年以后一个故事,就是在2007的时候,

当时我已经定居在纽约的时候,

然后我接到了香港旅发局的一个邀请,

邀请我改编自己的,我的1997这首歌,我拒绝了。

许戈辉:

你为什么要拒绝呢?

艾敬:

没有人会愿意改编自己所谓代表作也好,或者是经典一点的作品也好。

许戈辉:

但是有人邀请你改编,

这说明之前特别经典,对不对?

艾敬:

也许是,你比我更有高的层次,去看这个问题。

我是可能是胆怯,或者是觉得这种东西已经过去了,

因为我已经定居在纽约。

所以觉得,虽然很关心国内的事情,

但是我觉得那个,已经对我来说已经跨越了。

可是过了一个多月以后,对方都没有放弃,然后就是,

他们有一句话很感动我,令我很感动。

他说你一定要来,重新演艺。

因为你当初的那首歌里边,就是说你唱到了自由行。

他说现在都自由行了,他说那个时候。

许戈辉:

那个时候没有自由行这个概念。

艾敬:

他们没有人敢想,无论是香港的特区政府,

或者是我们的中央政府,也不会在20年前,

就想到自由行,就不太可能了。

所以他说你已经唱了一个自由行的概念,

把我这高帽子一戴,我当时就特别骄傲感,

我说行,我试一试。

许戈辉:

那你回想起来那个时候,会想到自由行这个事。

艾敬:

我就想象里没有界限,我想就是没有界限,没有一个条条框框。

许戈辉:

其实这是一个挺敢闯的,挺敢想的一个女孩子。

特别发自本性的一个愿望。

其实你也没有想到,这个愿望会成真,对吗?

艾敬:

对对对。

我的1997艾敬现状(我的1997歌曲艾敬现场版) 艾敬 现状 第7张

艾敬的2017

1997年,那个曾经为香港惊艳的女孩儿,离开了中国,踏上了纽约的土地。

2007年,她首次以职业艺术家身份出现,现在她已成为第一个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华艺术宫、米兰昂布罗修美术馆办展览的当代艺术家。

歌声源自天赋,而艾敬想尝试其他艺术形式的梦,

就不再只是天赋能给予的了。

现在回想起来,她仍旧难以平静。

我的1997艾敬现状(我的1997歌曲艾敬现场版) 艾敬 现状 第8张

许戈辉:

我对你那个,就是关于你的这个新书里边的,

一篇文章,叫做《爱的制造者》,

我对里面有一些话印象非常深刻,

我觉得这个能代表,一个艺术家的创作态度,

和她的一个精神内核。

你说你在艺术创作的时候,

既可以是,既要小心翼翼的,

但是又可以是特别的放纵肆意的,

说明有的时候,像一个皇帝,有的时候又是一个乞丐。

艾敬:

对,我无法用比这个更好的语言,来形容它和解释它了。

比如说你写完一首歌,或者出一张专辑,

然后热热闹闹的发行,宣传一通。

一个流程,之后你要回归到一个净的状态,

就是回到零的状态。

从零的状态开始,又去苏醒了。

又去感知,触角又开始张开了,

然后去感受很多的不同的事物,

然后又开始写歌,又开始储备,

这样两年以后又出一张专辑,

这是一个创作人的状态,

而我在,现在在画室里,其实每天要面对高和低,

就是说你完成一个局部也好,

你会觉得很好,或者你完成某件作品。

我的1997艾敬现状(我的1997歌曲艾敬现场版) 艾敬 现状 第9张

然后更多更多的时候,你还是就是觉得自己,

就是一个乞丐,穿的也像个乞丐,

我所有的衣服都是脏脏的,

然后每周都洗,不停地换,

因为颜色已经洗不掉了。

我的1997艾敬现状(我的1997歌曲艾敬现场版) 艾敬 现状 第10张

每一次我的开幕,无论是国博的,

或者米兰昂布罗休美术馆的开幕,

我都是出现一下,然后就躲开了,

因为我感觉我很感谢大家为我而来,

而我感觉那些作品,就是已经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它属于公众的,属于你们去感受,去喜欢,

或者它能给你带来一些,什么情绪上的一些启发,或者感受。

而我就是想的是下一步,应该干什么,因为我已经是乞丐了。

我的1997艾敬现状(我的1997歌曲艾敬现场版) 艾敬 现状 第11张

编辑:刘梦琪、蒙小度

发表评论